离下乡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二哥也已准备好了,心态已经平稳了,不再抗拒下乡,母亲李英也将二哥王忠武下乡的物资备好,棉被衣服衣票等先由二哥带过去,其它的吃食用具不着急的由母亲去邮局邮寄过去。

而此时王思禾在干嘛呢!她正在棉花厂家属院附近偷偷卖东西。

故事线回到了王思禾!

王思禾一大早出门,在空间里乔装打扮了一下,现在的王思禾已经成了30多岁的妇女,走到离钢铁厂家属院最远的棉花厂家属院,王思禾主要怕相熟的人认出,她的化妆本领不是很高超,但别人也不能轻易地看到她原本的容貌,但她父母和二哥四弟一定能看出是她。她的身高身材没有变化,即使穿着她现代母亲的宽大衣服,但眼睛狠的能一眼看透她的伪装,知道这不是她的真面目,例如黑市的人和警察军人。

王思禾又为什么要卖空间的东西呢!现在王思禾空间的物资只有她买的一些东西,空间的小鸡小鸭小鱼还未长大,这几天,王思禾早早出了家门,进了空间就努力耕耘,先种一些水稻和蔬菜,为果树苗浇水,割一些草和饲料掺在一起喂小鸭,小鸡吃点饲料,喂了小鱼,顺便(重要)吃一些零食!

因为没钱没票啊!王思禾私用只有几元钱和一点布票粮票肉票,没钱没票没安全感,纵使有空间,但那超乎想象的东西要谨慎,想用也得分情况。所以王思禾来了棉花厂家属院。

王思禾挑了两斤多的猪肉,没挑肥的,因为王思禾处在这没油水的七零时代,她也要吃,肥肉和猪板油不是结交人脉和求事,她也不舍得。挑了一个偏瘦的部位割了两斤,王思禾心都在滴血,“猪肉买瘦了,早知道都穿到这吃不饭穿不暖的七零时代,说什么她都要买大肥肉。肉买少了,不到一千斤的猪肉,还要到了八零年,买东西才不用票证!”“啊啊啊!!!只能拜托空间里的小鸡小鸭小鱼赶快长大!饲料买的也不够,只能努力种田了!果树啊,你们也要好好长大啊!”

王思禾又从空间找了两个不太新鲜且个头偏小的苹果(这苹果是王思禾零元购的,放了蛮久)又找了两斤毛线,这毛线也是零元购的,放了好多年!

想想,又空间拿了两斤大米,两斤白面,鸡蛋10个,裁了几丈零元购的大红布,能够做一个人一身衣服,也放了好多年!将东西放在空间的一旁,然后王思禾就出空间了。

就这样,王思禾提着蓝子到了棉花厂家属院,王思禾观察了半天,又问了一些好事的大妈,棉花厂家属院最富的厂长他妈赵老婆子,前面的就是。

王思禾快步走上前,对着大妈说:“赵大妈,终于找到了你了!”说着挑开了蓝子的一角。

结果赵老婆子鸟都不鸟她,直接说:“我不认识你,你认错人了!”说着就走了!

王思禾想差了,身为厂长的妈怎么会没见过世面,而且王思禾的东西也不是很好,可让她用好的东西去卖,王思禾她也舍不得,除非空间的东西长大了,足够了,她才舍得出!

然后,之前的大妈们过来了,“大妹子,走走走,跟大姐们喝杯茶,走走走!”

说着,就拽着王思禾走到偏僻的角落,接着一位大妈说:“大妹子,你那东西跟我们换吧!”

“说什么傻话,大妹子,我知道你认错了人,这送人东西也不好拿回来,要不跟姐姐们换了吧!”

王思禾还没说话,另一位大妈就开口了!

王思禾之前想差了,这个年代购买力差,不但是因为穷,还是因为东西不够。身为工人和工人家属,购买力绝对绝!

两斤二等猪肉,一位大妈用两斤肉票和一斤0.79的价格买了,两个苹果,一斤左右一位大妈没有瓜果票,一元钱买下了!两斤毛线,一位大妈也没用票,4元多买下了!

开始的大妈后知后觉,反悔了,想用钱抵票,但王思禾吃了另外二位大妈的亏,说什么也不换了,“就这位大妈看起来不精明,精明的两位大妈她搞不定,这个一定要搞定!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骑士中文网【qs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七零,空间对时空的碰撞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