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会不会?不会我教你......”

滚烫的呼吸喷洒在耳畔,俞归杳的耳朵红得像滴血一般,她搞不清楚付温忱到底是不是在逗她玩,但此时确实是被激到了,忍不住道:“怎么可能不会!”

“哦,你会?那试试?”付温忱勾着她的脖子,眸子里似乎含着丝丝缕缕的媚意。

对上那样的目光,俞归杳下意识便浑身发热。

她连忙挪开目光,又猛地弯下腰,捡起地上的衣服,顺便一把将对方打横抱起。

付温忱一时没反应过来,紧紧地抱着她的脖子,俞归杳的手臂很有力,托在她的腋下和腿弯处,让她勾起唇,软声道:“你这么着急?”

“哪里?只是......”俞归杳迅速抱着她走下楼梯,整张脸被她逗得绯红,慌张道:“只是趁着我外婆不在,我们赶紧洗漱完离开,别被她看到你了......”

“哦?是吗?”付温忱忍不住伸手将她额角的碎发撩至耳后,看着她那副害羞又慌张的样子,心跳不断加快。

她觉得她好可爱。

心动之余,她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。

随着‘啵’的一声,俞归杳当场就懵了。

那样温软的触感,滚烫的呼吸喷洒在脸颊上,她的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,睫毛微颤,对上付温忱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,声音都嘶哑了:“你......老板......”

“这是另外的价钱。”

她下意识用钱来掩盖心脏的疯狂跳动,却没曾想付温忱竟笑了,随即又凑过来,用脸颊轻轻贴着她的脸颊,像撒娇一样,轻轻蹭了蹭,在她耳边轻声问她:“好啊,那亲一下多少钱?”

“一千块一下?”

“如果是深吻呢?五千?”

她的声音又低又软,又笑道:“如果是这样,我要半个小时的......”

真是有钱。

俞归杳被她说得羞耻得要命,虽说她确实是为了钱才默认两人可以试一试交往,但她没想到,付温忱就跟变了个人似的,不停地逗她。

她红着脸,喉部滚动着,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就犟道:“那你可能要晕过去......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她已经走进了洗手间,又将付温忱放到洗手台上。

付温忱不愿意松开她的脖子,竟又亲了她一下,眸子里浮现些许傲气,朝她笑:“尽管试试?”

对上她的目光,俞归杳感觉自己快要烧了起来,后背全是汗。

她连忙松开她,又拿了牙刷牙膏递给她,转移话题:“你和你喜欢的人也这样?”

这话题算是踢到了铁板上,终止了所有暧昧的氛围。

付温忱咬紧牙关,被她不开窍的态度气死了。

提什么不好偏偏提起喜欢的人,这问题要是她答不好俞归杳肯定会觉得她轻浮,毕竟两人只认识短短的一天,她却又要抱又要亲。

可是她根本忍不住......

她要是能忍住,也不至于这么快向她告白,也不会用金钱诱惑她。

付温忱的眸子里逐渐浮现泪光,微微垂下了眸子。

看到她这样,俞归杳顿时心里一慌,想起她昨晚第一次穿成付清渡的时候。

大概付温忱本身就是这种会对喜欢的人撒娇的性子,甚至亲亲抱抱也再正常不过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骑士中文网【qs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失忆后疯美影后听到我心声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