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天孤鹤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骑士中文网qs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琴音婉转清越,萧月听得如痴如醉。弦音伴随着树下的风飘荡,簌簌的落叶也不忍心打断似的,没有一片黄叶落在他身上。

一曲毕,四周寂寂无声,连不爱琴棋的秦苡萣也面容陶醉,似乎还沉浸在其中。

一阵风从脸颊拂过,萧月也才从怔愣中回神,正准备开口时,便被一个冷淡的声音打断。

“真是‘如听仙乐耳暂明’,哥哥真是好弦音。”

萧月一转头,便看见秦执鼓着掌缓步走近。他今天身着一身墨蓝,这颜色倒是跟他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让他看上去更显面色苍白。

“秦执,别没大没小的,叫宗主。”秦苡萣瞪他一眼,赶快招手示意他过来,心中却想着:这臭小子真是被惯坏了,没规没矩。

秦观没有开口阻止,将玉骨纤纤的手搁置在琴弦上,等着秦执改口。他不知道如何与这个唯一的弟弟亲近,他只希望他能守规矩,和他一起保护好秦家,不要太过放浪形骸。

秦执看着秦观那张永远一成不变、不容置喙的脸,脸色也慢慢发冷,低声开口:“是,二姐。宗主的琴技真是了得。”

听到他的回答,秦观这才抬头问他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这话一出,萧月敏锐地察觉到四周的空气都停滞了,这哥俩间的气氛简直是剑拔弩张,可明明两人都不是那个意思,却永远话中带刺,她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二十年来秦执都不喜欢秦观、也不与秦观亲近了。

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啊!

最后还是秦执向秦观行了个礼,毕恭毕敬地回答到:“我来交宗主上次交代我抄的东西。”

杜若将东西递给秦观,秦观一眼没看,便随手递给了东殿的下人。

按理说,东西交完,秦执该走了,可他却径直坐在了萧月的旁边。秦苡萣见他坐下,也将桂花糕推到他面前。

秦观也走过来坐下,四人间气氛微妙,只有秦苡萣傻傻地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秦执喝下一口茶,目光不经意落在萧月脸上,却开口问到秦苡萣:“二姐,你和萧月来宗主的东殿做什么?”

“这你看不出来?”秦苡萣不屑轻哼,“当然是来听听宗主仙乐般的琴音呗。”

“琴音?”秦执笑出了声,“你不是最讨厌这些吗?姐。”

秦苡萣脸上一阵红,辩驳道:“谁说我讨厌了?我只是学不会,但是听别人弹,还是很乐意的。”

她撇了一眼萧月和秦观二人,窃笑着开口:“再说了,月月也爱弹琴啊,她和宗主二人是高山流水遇知音,所以我陪她来听的。”

秦执的笑声更大,夸张艳丽的五官就像是浮在他苍白的脸上,“原来是陪萧月来的啊。”

萧月听出了他语气的忿意,看着他冷冽的眼神,开口辩解:“不是,不是,是苡萣姐拉我来的。”

秦观却在这时浅笑着开口:“我与月儿,确实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了,月儿的弦音也是让我如临仙境、如游云端。”

“月儿?”秦执脸上的笑容僵硬,片刻后寒声道:“我居然不知道,萧月与宗主已经这般熟识了呢。”

秦观轻笑一声,不顾萧月惶恐和不解的眼神,继续说到:“是啊,上次月儿来我东殿,和我饮茶抚琴。秋高气爽,能与月儿这般的知音共弹一曲,真是畅意。”

说罢,秦观的笑声大了些,而秦执的脸色也越来越阴冷、越来越难看。

秦执扭头看向萧月,嘴角依旧强撑着一抹笑意,问道:“是吗?萧月。”

她看着秦执森冷的眼眸,在秦观温和目光的注视下,蠕动着双唇说出了一个字,“是。”

萧月看见他微微点头后,露出了不明意味的微笑,随后便面色如常的告退了。

没有她预想中秦执大发脾气的场景,也没有秦执与秦观大吵一架的场景。是她对他来说不那么重要吗?是可以割让给自己哥哥的物品?她心中突然有些难受,想起那晚秦执说要找到她娘亲、向她娘亲提亲的场景。

“怎么呢?月儿?”秦观关切的声音唤回萧月飘远的思绪。

“没...没什么。”

萧月看向秦观的目光充满了探究,秦观说的话虽然是实话,但她怎么隐隐约约觉得他是故意在秦执面前这么说的?难道秦观真的将她视为知音?还是另有其他目的?

她实在是想不出秦观能有什么其他目的,萧月并不觉得秦观喜欢她,也看不出如此温润如玉的他能有什么目的。或许,只是她想多了,秦观就只是当她是个妹妹,或者知音而已。

“难得这么高兴,不如二姐和月儿留下来一起用晚饭吧。”

秦苡萣不嫌事大地问道:“哦,宗主为何这么高兴呢?”

“自然是有人欣赏我的弦音,有人与我谈笑。”秦观淡淡一笑。

秦苡萣没在搭话,而是偷笑着不怀好意地撞了两下萧月的肩膀,随口拉着萧月的手替她开口道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月月今晚就留在东殿用晚饭吧!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