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墨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骑士中文网qs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夏风吹过,炎热的气息入侵人的精神,脑袋快要沸腾,四肢短暂麻痹,除了眼睛尚能运作,装下眼前的人,身体其余的部位通通被燥热所侵蚀,一起怠工。

那双浅蓝色的眼睛短暂地涌现出一丝压抑不住的情感,继而,沈舟渡需要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,才可以控制住自己这如同夏日热浪一样汹涌的感情。

他表面上的无动于衷,让孟为鱼有一种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在意这件事情的错觉。

“有什么好做不到的?”他确实是很没有良心的,“话说,国内根本就没有同性婚姻法律吧,就算我真的要和你……”

“做不到,我不答应,而且比起所谓的婚姻,我和你做了更加没有办法切割的事情。”沈舟渡说话的时候,牙齿忍不住互相在一起大力摩擦,所谓咬牙切齿、所谓哑巴吃黄连。

“这个世界哪有不能反悔的事情?”孟为鱼觉得他说的话很好笑。

“因为我们办了收养手续!”沈舟渡今天异常上火,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说话的音调上扬。

偏偏孟为鱼熟悉的就是他现在的嘴脸,所以优哉游哉地笑着,毫不在乎。

“哇,这是脑子多不正常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”孟为鱼感慨完,好奇地问,“你收养我吗?”

沈舟渡郁闷地诉说着那件,明明是对方提议,最后却只有自己记得的事情:“你收养我。”

“哦,原来我是你的爸……”孟为鱼张开嘴巴就想要发出笑声,并且说一个低级的笑话。

沈舟渡仿佛对他的一切都了然于心,在孟为鱼的话开了个头后,立刻伸出手,猝不及防地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
孟为鱼无辜地眨了一下眼睛。

“不许说!”沈舟渡厉声警告他。

孟为鱼的眼睛笑笑,随后一只手放在椅子上,身体朝沈舟渡对方向前倾。

沈舟渡的手随着他的动作往自己的方向收,隔着镜片的蓝色眼睛里的所有情绪,就像冰块要被着含笑的夏风融化。

“喂。”他不止不能说话,呼吸都要困难了。

沈舟渡被他所迷惑,立即放下手。

孟为鱼近距离和沈舟渡对视,他意图从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找到一丝情愫,或者从自己的心底寻找一丝悸动,可惜的是,他两样东西都没有发现。只有一股闷热的风,吹得人的心头闷闷的,紧接着脑子也不好使了,只让孟为鱼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沈舟渡的时候,曾经有过的一瞬间的想法:好漂亮的眼睛,比他买过的任何一颗蓝宝石都要明亮美丽。

如果能取下来,为自己所有就好了。

想法是不错,可惜这双眼睛并不是真实的宝石。

“算了,我要做的事情,我自己会处理,不需要你同意。”孟为鱼的脚踩住拖鞋的一边。

沈舟渡眼疾手快,立刻伸出脚,踩住了鞋子的另一边。

孟为鱼:“……”

沉默是没有用的,若只比拼不说话,孟为鱼不可能是沈舟渡的对手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孟为鱼对他这种行为恨之入骨,要不是他现在脑子还不正常,岂会在这种地方,任由别人欺负自己。

沈舟渡一本正经地说着可笑的话:“你要是想离婚,鞋子就不给你。”

“我真是无语了。”孟为鱼和他杠上了,脚趾紧紧按住鞋子,同样不愿意放弃这双拖鞋的所有权,“这双拖鞋是医院给我的。”

“你在医院的钱是我付的。”按照沈舟渡的理解,所以这双鞋子的归属权是他的。

孟为鱼也是他的。

“难道我付不起住医院的钱吗?”孟为鱼觉得好笑。

“付得起,但是无法改变,你现在住院的钱是我付的事实。”沈舟渡冷冰冰。

“你真的很奇怪。”

“哪里?”

他们两个人,你一句我一句,中间没有任何的停歇,夹枪带棒,反复想要在争斗中占据上风。

这让孟为鱼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,他们会结婚,中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缘由。

“为什么要阻止我离婚?”孟为鱼不解地碎碎念。

“你说话才奇怪吧,我为什么要和喜欢的人离婚?”沈舟渡伸出食指,指着近在咫尺的人,严肃认真的语气仿佛他身处神圣的教堂,在做什么了不得的祷告。

孟为鱼愣住。

沈舟渡的手指伸向孟为鱼的额头,就在孟为鱼以为自己要被打了的时候,那根手指温柔地戳了一下他的额头。就算是这样,毫无准备的孟为鱼还是下意识脑袋往后仰了一点。

他的视线和沈舟渡错过,金灿灿的阳光射进他的眼睛里。孟为鱼的眼前一阵恍惚,当他的脑袋回到原来的位置时,沈舟渡已经把脚挪开,将拖鞋的所有权让渡给他了。

又赢了!

孟为鱼穿上鞋子,一下子就笑了。

沈舟渡看着他兴高采烈的表情,不知道该庆幸自己可以确定这就是十七岁的孟为鱼,还是遗憾于如果他的记忆要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,却为何是十七岁的那个春天。

孟为鱼穿上鞋子后,一抬起头,恰巧看到了沈舟渡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。他张开嘴巴,用一种命令式的语气对他说:“不许看我。”

当他的话说出来,沈舟渡来不及思考,几乎是下意识低下头,视线离开他的脸,固定在他的腰下。

这是一种长年累月训练出来的本能,他看着孟为鱼蓝白的衣角下,延伸出来的宽松裤子,以及被包裹起来的白皙双脚。他因为在车祸中的撞击,大腿上有淤青,更显得皮肤白得仿佛是透明的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