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喵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骑士中文网qs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王卿套上外套,穿上鞋,走出了客房。

往常总是亮着灯的走廊上,黑漆漆的一片,一点光也没有。

“是灯坏了吗?”王卿心中纳闷。

不只是走廊上没有灯。

过去这个点,从床上往窗外看的时候,小镇上的路灯应该是亮的,今天也奇怪地没有亮起来。

王卿只好掏出手机,打开了手电筒。

睡前忘记了充电,现在手机的电量就只有67%,不过暂时打一下手电筒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光照亮了漆黑的走廊。

王卿合上了身后的房门,举着手电走到了管家住的309号房门前。

“笃笃——”

她敲了敲管家的房门,门里无人应声。

“管家不在房间里吗?”王卿微微皱起了眉头,又敲了敲,提高了声音,在门外问,“管家,你在房间里吗?”

声音在走廊上形成低闷微弱的回声。

门里依旧毫无动静。

看来管家是真的不在房间里,难道是有事出门了?

这也能解释,为什么天黑了,王卿却没有等到管家来叫醒她出门吃饭。

王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从戏楼回来之后,她就一直睡到现在,午饭也没吃。

此时,肚子里空空的,已经感觉到饥饿了。

既然管家不在,王卿便决定自己下楼觅食。

借着手电筒的光,她沿着楼梯往下走,准备去往1楼的餐厅用餐。

整个旅馆都十分的安静。

只有她行走之时,脚底与地面摩擦,发出的脚步声。

似乎整个旅馆都空了,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王卿并没有多想。

她一路畅通无阻的从3楼下来,走到了1楼。

却发现,旅馆的大厅空空荡荡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

之前柜台后面,一直站着的老板娘,此时居然也不见了。

王卿往餐厅的方向走。

餐厅也是一片漆黑,冷冷清清,没有人在。

“人都去哪儿了?”

王卿看着空无一人的旅馆,陷入了迷茫。

她又折返回了旅馆的大厅,确定的确没有人在之后,只好推开了旅馆的大门,走到了外面的大街上。

旅馆的外面就是这个城镇的主干道。

主干道的两侧,每隔不远,便立着一盏路灯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雾色纠缠

雾色纠缠

白鸟一双
★正文完结,番外ing~下本《孤独月亮》!☆强推好基友好文~破镜重圆《冬宜两两》by絮枳,小甜文《冬日特调甜摩卡》by葫禄,文案见下!★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|先婚后爱|男主暗恋成真,微博@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,雷厉风行,阴沉威吓,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,从未失过分寸。在此之前,南城没人想到,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。订婚前夜,酒吧里,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,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。男
言情连载30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